菏泽“新生代”花农深度融入互联网+


  发文时间:2019-12-20 10:23:50 浏览数:510

d50735fae6cd7b89ba177e176828aaa2d9330e38.jpg

新时代、新理念、新作为。菏泽牡丹业界人士积极拥抱互联网+,努力探索、搭建电商平台,增加销售渠道,引导催花牡丹产业紧盯市场、以销定产,同时倡导“大户带动”、渠道拓展,进行了一系列的创新。

枝条延伸,叶片流翠,花蕾初显,菏泽催花牡丹渐次进入小风铃期,再过20天左右将陆续上市。一座座催花大棚内呈现出生机勃勃的景象。

位于上海路的菏泽诚美花木基地。室外寒气逼人,催花大棚内却温暖如春,微型温度湿度传感器上显示出这样的数字:温度21.8度,湿度30%。
“你看到的这些是二乔,旁边的是冠群芳。”菏泽诚美花木种植专业合作社总经理李洪勇说,他正带领多名工人进行花田管理,“二乔已经到了大风铃期,元旦就可以上市了。”这些催花牡丹已经长出了翠绿的新叶,新生枝条已经延伸了大约15厘米长。一颗颗牡丹花蕾已经从枝叶间露出来,部分花蕾直径已达2厘米左右。旁边两名女工,正在用小刷子往花蕾上涂抹一种药物。李洪勇介绍,这种药物是赤霉素,可以促进花蕾发育。
催花大棚内有一个小棚,这个“棚中棚”内,培育的是岛锦、旭港、芭茨拉、芳纪等名贵品种,需要特殊的生长条件。这些牡丹多是晚期品种,计划春节前上市。“从往年来看,普通催花牡丹一般在100多元一棵,而名贵品种一般在300多元一棵。”一名花工说。
“侍弄牡丹催花比照顾婴儿还麻烦,一不小心满盘皆输。”李洪勇说,“小风铃期是关系催花牡丹成败的关键阶段,一点都不能马虎和懈怠。
太阳冉冉升起,工人们将覆盖在催花大棚上的草苫揭开,以便让更多的阳光射进大棚。中午时分,气温渐渐升高,脱去棉袄和毛衣,仍然觉得热。李洪勇带领几名工人将向阳一侧的塑料薄膜揭开,以便通风。“催花牡丹进入大棚后,除了必备的水分和养料外,决定其成功的关键是温度和湿度。”李洪勇说,从生物特性上说,牡丹为春季开花植物,花芽在秋季已经基本分化形成,此时如果给牡丹营造适宜生长的温度、湿度和光照等外界条件,便可以使之再次萌动生长,现蕾开花。
大田牡丹在春季的生长过程是由低温到高温,逐渐升温,经过这样的过程牡丹才能生长发育良好,花朵丰满,色泽艳丽。“我们使用催花大棚,就是要为牡丹营造出一种类似春天的生长环境。”李洪勇说,“升温过快或过慢,容易使催花牡丹花颜色失真,造成黑牡丹不黑、黄牡丹不黄。大棚如果不适当通风,就会使牡丹抗病抗寒能力减弱,进入家庭后难以按时开花。
500棵催花牡丹将空降新疆
新疆、湖北、河南、北京、四川……距催花牡丹上市还有一月左右的时间,全国各地的订单纷至沓来。
“腊月二十前后,催花牡丹的新枝将达到30厘米左右,剪下来插到水里就能开花。”李洪勇说,“到时候我们将把这批牡丹空运至新疆,为那里的人民送去春天。”春节期间,湖北武汉将举行一个花博会,菏泽诚美花木种植专业合作社已经与对方签订了1000余棵的供货合同。“这个大棚内的2000余棵催花牡丹,将于春节期间供应江苏常州的年宵花市场。”李洪勇说。
“我们的催花大棚内,除白色牡丹外,涵盖了其他八个色系,从目前来看生长情况都比较好。”李洪勇高兴地说。据了解,菏泽诚美花木种植专业合作社,今年拿出8个大棚进行牡丹催花,共计1.6万棵,目前已经预订4000余棵了。
“我们的催花牡丹正在预订中,从目前来看情况还不错,河北、河南、湖南、湖北、北京等地都有订单。”12月15日,菏泽多禾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顾文刚说。
据了解,综合考虑成本、技术、市场销路等因素,菏泽目前进行的冬季大棚催花牡丹约有二三十个品种,以红色、粉色为主。近年来,我市一些催花牡丹企业创新意识逐渐增强,在技术、营销上不断探索,通过“走出去”使菏泽催花牡丹品牌越来越响亮。在市场开拓上,菏泽催花牡丹已经从“零敲碎打”式进家庭,逐渐向国内一些大型花展、花卉市场迈进。

新生代花农深度融入互联网+
互联网时代,人人都在谈互联网+,电商、新零售等概念已经深度融入新一代花农的血液中。
改革开放以来,80岁左右的老花农可以称作菏泽第一代“催花人”,以牡丹专家赵孝知为代表。五六十岁的花农可以称作第二代“催花人”。李洪勇、顾文刚等一批接近40岁的人就应该算作第三代“催花人”。菏泽一代代牡丹专家、花农披荆斩棘,前赴后继,积累了成熟的反季节催花技术,将菏泽牡丹这块金字招牌越擦越亮。
芳林新叶催陈叶,流水前波让后波。随着时代的发展,如今新一代“催花人”已经走上了催花牡丹培育、营销的前台,他们借助互联网+,催生并实践着新的生产、营销理念。
“我受挫于文化水平低,但受益于互联网。”在牡丹产业领域摸爬滚打多年的李洪勇,谈起互联网+滔滔不绝,“2002年、2003年前后,互联网在不少菏泽人心目中还只是个概念的时候,我就从中受益了。”李洪勇较早进入社会,年纪轻轻就积累了一套“生意经”。但苦于文化水平较低,在商海摸爬滚打时也受了不少挫折。2003年,他往济南大学城输送了一批牡丹。结账时,对方会计让李洪勇打收条。“大写的记账方式,要用壹、贰、叁、拾、佰、仟、萬等来表达,可是我一个字也不会写。”李洪勇回忆说,“当时一屋子人盯着我看,我非常不好意思,没办法只好求助别人。
切身体会到文化水平低的坏处后,李洪勇较早接触、使用了互联网。“那时候,我一年挣两三万元,要花一万多元在互联网上做宣传推广。”李洪勇回忆说,“有一年宁夏一个客户建设牡丹大道,我给他们供应牡丹,一次挣了一辆面包车。
李洪勇的儿子李丰福,目前已深度融入电商平台、互联网+。谈起电商、新零售等概念,还不到20岁的李丰福滔滔不绝,每年参加多个花卉博览会、花卉展销会等,联络了不少客户。
“从实践来看,我目前的思维领先于那些五六十岁的人,但落后于二三十岁的人,所以要让儿子好好学习互联网技术,参加各种展会,开阔眼界。”李洪勇说。
据了解,目前我市不少花农已经采用了“线下为主、线上线下相结合”的营销模式。“菏泽催花牡丹影响全国,我们发展催花牡丹还需更多新思路。”李洪勇说,下一步,他们将积极探索、搭建电商平台,增加销售渠道,引导催花牡丹产业紧盯市场、以销定产,同时倡导“大户带动”,持续推进催花技术、渠道拓展等方面的创新。

版权所有:菏泽市牡丹产业发展中心
邮箱:mdb5613008@163.com
技术支持 大众网菏泽频道 【 ICP备14014723